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案例精选 >> 文章正文
牛琳等与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上诉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7)京01民终3216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牛琳。
  上诉人(原审原告):牛英。
  上诉人(原审原告):刘占淼(牛琳、牛英之母,兼牛琳、牛英委托诉讼代理人)。
  三上诉人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魏建林,北京市京银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
  法定代表人:任国荃,院长。
  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宏丽。
  委托诉讼代理人:童云洪,北京市华卫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刘占淼、牛琳、牛英因与被上诉人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以下简称解放军总医院)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案,不服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2016)京0108民初669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于2017年4月5日立案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刘占淼及上诉人刘占淼、牛琳、牛英之共同委托诉讼代理人魏建林,被上诉人解放军总医院委托诉讼代理人朱宏丽、童云洪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刘占淼、牛琳、牛英上诉请求:撤销一审判决,发回重审或者改判赔偿我方各项费用942332.6元。事实和理由:1.本案没有做成鉴定是因一审法院存在过错,并非因刘占淼、牛琳、牛英的过错造成,应当进行鉴定。2.医院的诊疗过程存在过错。医院在履行告知义务上存在问题,刘占淼一直在医院照顾牛××,医院却未找刘占淼签署知情同意书,而是找到牛琳签署。医院存在私自篡改病历的行为,并且拒绝提供病历资料,也不允许我方复制与病历有关的原始单据。医院事先就知道诊疗方案有错误。3.该案应移交军事法庭审理。4.本案一审审判长应该回避。
  解放军总医院辩称,同意一审法院判决,不同意刘占淼、牛琳、牛英的上诉请求及理由。是刘占淼、牛琳、牛英不配合鉴定机构导致无法鉴定。对方主张北京、河南的鉴定机构应该回避没有依据。管辖问题一审已经处理过。我们履行了告知义务,我院已经如实提供了病历资料,不存在私自篡改、隐匿或者拒绝提供的情况。患者死亡是自身的疾病自然发展,跟我院诊疗没有关系,我方的诊疗行为不存在过错,对方一审要求审判长回避没有依据。
  刘占淼、牛琳、牛英向一审法院起诉请求:1、依法判令解放军总医院赔偿我方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陪护费、住宿费、营养费、精神抚慰金等费用共计942332.6元;2、本案诉讼费由解放军总医院承担。
  一审法院认定事实:牛××和刘占淼系夫妻关系,牛琳系牛××之女,牛英系牛××之子。患者牛××。根据解放军总医院住院病案,牛××于2010年7月7日至2012年6月11日间,先后8次在解放军总医院住院治疗,于2012年6月11日因慢性粒单核细胞白血病、双肺感染死亡。本案审理过程中,法院根据刘占淼、牛琳、牛英的申请,于2016年5月16日委托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就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同年5月27日,北京法源司法科学证据鉴定中心以“本案疑难复杂,该情形超出本机构技术条件和鉴定能力”为由,决定不予受理。同年6月12日,法院委托北京民生物证科学司法鉴定所就本案进行司法鉴定。同年8月8日,北京民生物证科学司法鉴定所因“原告方在委托方通知的规定时间未能到我机构启封鉴定材料”,对本案予以终止鉴定。对此,刘占淼、牛琳、牛英解释称,因其在网络上查询北京民生物证科学司法鉴定所的情况,发现其不是司法鉴定机构,只是物证鉴定机构,网站上也没有法医类的典型案例,故其认为该鉴定机构不能公平公正鉴定;同时,要求北京、河南的司法鉴定机构回避,否则不同意进行鉴定。经询,解放军总医院不同意其对司法鉴定机构的回避请求。法院向刘占淼、牛琳、牛英告知北京民生物证科学司法鉴定所系法院根据双方随机确定鉴定机构的意见,在具有相关资质的鉴定机构中随机确定产生,其资质具有合法性;同时,法院告知其要求北京、河南的司法鉴定机构回避的申请无法律依据,法院不予准许。刘占淼、牛琳、牛英据此向法院申请本案移送至军事法院审理。法院亦告知其申请缺乏法律依据,不予同意。本案庭审中,刘占淼、牛琳、牛英以本案未能移交至军事法院审理、未能由北京、河南以外地区的司法鉴定机构进行鉴定为由,拒绝陈述诉讼请求、事实理由,拒绝提交证据,拒绝回答法庭提出的问题。
  一审法院认为,对于医疗产品损害以外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患者一方认为医疗机构有医疗过错,以及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当事人无正当理由拒不同意、不配合进行医疗损害鉴定的,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本案中,刘占淼、牛琳、牛英主张解放军总医院对牛××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但在医疗损害鉴定过程中,无正当理由不配合鉴定工作,且在其对鉴定机构的回避申请被依法驳回后,拒不同意进行医疗损害鉴定,故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刘占淼、牛琳、牛英在起诉书中主张解放军总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未让刘占淼签署知情同意书,而让牛琳签署,违反法律规定一节,鉴于刘占淼、牛琳均为患者之近亲属,该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法院不予支持。刘占淼、牛琳、牛英作为原告,在庭审中拒不陈述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拒不提交证据,拒不回答法庭提问,亦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综上所述,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判决:驳回刘占淼、牛琳、牛英的全部诉讼请求。
  二审中,当事人没有提交新证据。刘占淼、牛琳、牛英申请对解放军总医院的医疗行为过错及与牛××的死亡后果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进行鉴定。本院认为刘占淼、牛琳、牛英在本案一审期间曾经提出过此项鉴定,但因刘占淼、牛琳、牛英无正当理由不配合鉴定工作,导致案件鉴定程序无法进行。一审组织鉴定程序并无不当。对于刘占淼、牛琳、牛英在二审提出的鉴定申请,本院不予准许。一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对于医疗产品损害以外的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患者一方认为医疗机构有医疗过错,以及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应当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本案中,刘占淼、牛琳、牛英主张解放军总医院对牛××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在一审中申请对解放军总医院诊疗行为的过错程度及与牛××死亡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及责任比例进行鉴定,在一审法院启动鉴定程序后,经法院多次对法律后果进行释明,无正当理由不配合鉴定工作,导致案件鉴定程序无法进行,应当自行承担鉴定不能带来的不利法律后果。刘占淼、牛琳、牛英作为一审程序的原告,在庭审中拒不陈述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拒不提交证据,拒不回答法庭提问,亦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刘占淼、牛琳、牛英上诉主张解放军总医院的诊疗行为存在过错,并存在未履行告知义务及篡改病历、不配合病历复制的行为,但未提交充分证据对其主张加以证明,本院对此不予采信。刘占淼、牛琳、牛英在上诉状中提出解放军总医院在诊疗过程中未让刘占淼签署知情同意书,而让牛琳签署,违反法律规定一节,鉴于刘占淼、牛琳均为患者之近亲属,该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刘占淼、牛琳、牛英作为一审原告,在二审中又提出本案应当由军事法院管辖,其主张缺乏法律依据,本院不予支持。经审查,一审法官并不存在应当回避但未回避的情况,对刘占淼、牛琳、牛英提出一审存在审判长未回避的程序问题,本院不予采信。
  综上,刘占淼、牛琳、牛英的上诉请求不能成立,应予驳回。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应予维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3223元,由刘占淼、牛琳、牛英负担(已交纳)。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陈立新
审 判 员  汤 平
代理审判员  赵小军
二〇一七年七月三日
法官 助理  黄慧婧
书 记 员  张薷芯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