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律师文书 >> 文章正文
未告知患者方尸检,医方应当承担责任的代理意见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贵院受理的原告全某、全父诉被告廊坊市某某人民医院医疗损害赔偿一案(以下简称“本案”),本所律师作为全某、全父的代理人,出庭参加了2014年9月12日上午的法庭审理,现结合相关法律规定及本案事实发表以下代理意见,供参考:

 

  • 被告在本案患者死亡后为其开具了死亡医学证明书,该证明书清晰标明患者死亡地点在医院,住院病历与客观事实严重不符,系被告医院伪造

首先,患者在被告医院处死亡,被告据此为患者一方开具了《居民死亡医学证明书》,且该证明书中明确标明患者的死亡地点为医院,庭审中,被告对该证明书的真实性也进行了确认,而事实上,患者也是在医院死亡。因此,对于患者在医院死亡这一事实,原告、被告双方均予以了确认。

其次,关于被告辩解的该证明书是由于殡仪馆火化要求必须由医院开具死亡证明方可火化等理由毫无事实法律依据,相关行政管理机构如居民委员会也可开具火化所需的死亡证明书,事实上,医院开具死亡证明的前提正是患者在医院死亡。因此,被告的所谓辩解理由根本不成立。

第三,被告伪造病历,隐瞒患者在医院死亡的事实,依法应承担完全的过错责任。患者在医院死亡,死亡时间为2013623日凌晨230分,正是被告声称的办理自动出院时间(病历记载该时间为出院时间),而事实上,是被告出于医院自身的的考量要求为患者家属办理出院手续,患者家属在伤痛之余仍然听从医院的安排办理了出院手续,根本无暇考虑也不可能懂得为什么这样做,被告在法庭审理中也刻意隐瞒患者在医院死亡的事实。但是,被告出具的《居民医学死亡证明书》清晰标明了患者死亡地点在医院,还原了事实,也充分证明了住院病历主要病情系被告伪造,病历还存在多项与事实不一致之处,故本案中的住院病历不具有任何真实性,同时也不具有任何鉴定价值或者证明力。

 

二、患者在医院死亡,被告有尸检告知义务,但被告为履行尸检告知义务,并导致本案因死因不明无法进行鉴定,被告应当依法承担过错责任及侵权赔偿责任。

1、尸检事项告知是患者家属知情权的重要组成部分,尸检的告知不以存在死因争议为前提。

根据一般患者家属的医学常识,对尸检完全不了解,更不要说尸检与死亡原因之间的关联及日后纠纷处理影响,而关于死因争议,是以是否知道真正死亡原因为前提的,对此以患者家属的医学常识更不可能了解。因此,医院应当向患者家属告知尸检,患者家属可以及时借助专业的尸检技术明确患者死亡的真正原因,看是否与院方记载的死亡原因一致,以便决定是否要采取维权措施。本案中,被告医院从未向患者家属告知尸检相关事项、风险,也从未要求其签署《尸体解剖告知书》,严重侵害了患者家属的知情权。

 

2、目前施行的各项相关规章制度均要求尸检应当由医疗机构提出。

1)卫生部医政司关于推荐使用《医疗知情同意书》的函(卫医政疗便函〔201042号,2010.3.4发布)称:为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医疗机构管理条例》等法律法规,尊重患者知情权、选择权和同意权,维护医患双方合法权益,现将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整理修订的《医疗知情同意书》公布在卫生部网站(www.moh.gov.cn)医政管理栏目下,供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参考使用。附件《北京大学人民医院医疗知情同意书汇编》的第一篇公共告知部分的第10项《尸体解剖告知书》中,详细记载了向患者家属询问是否进行尸检、尸检的注意事项、尸检机构以及拒绝或拖延尸检导致责任无法判断死因时自行承担责任等事项。

卫生部门主管机关向医疗机构推荐使用该知情同意书,说明尸检的问题对于尊重患者知情权、同意权、选择权,解决医疗纠纷有重大意义,医疗机构更应及时向患者一方提出。

 

2)卫生部关于印发《医院管理评价指南(2008)版)》的通知(卫医发(2008)27号)该文件中对三级综合医院评价指标参考值,第十六项尸检率≥15%。尸检是对已经死亡的机体进行剖验以查明死亡原因的一种医学手段,对判明死因具有特殊意义,除了可给医学鉴定和司法裁判提供直接的证据外,也可给医务人员验证临床诊断,进而提高治疗质量,因此医疗机构有义务提示患者一方进行尸检。

 

3)《传染病病人或疑似传染病病人尸体解剖查验规定》200591日施行)第5医疗机构为了查找传染病病因,对在医疗机构死亡的传染病人或疑似传染病病人,经所在地设区的市级卫生行政部门批准,进行尸体解剖查验,并告知死者家属,做好记录。该规定明确规定了尸体解剖应由医疗机构提出申请,虽然是为针对特定病人死亡,但也证明了尸检因其医学专业性而必须由医疗机构负责提出。

 

4《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20101118日京高法发(2010)400号)16,患者就医后死亡,医患双方当事人不能确定死因或者对死因有异议,医疗机构未要求患者一方进行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亡原因,并致使无法认定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或医疗机构有无过错的,医疗机构应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该条明确规定:医疗机构为尸检要求的提出义务人,应由其要求患者一方进行尸检,若因没有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因,并致使无法认定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或医疗机构有无过错的,医疗机构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

作为原告,我方依法在法院环节提出了医疗过错鉴定的申请,法院也依法选定鉴定机构-北京明正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机构于2014818日发文《终止鉴定通知书》,以法院未能提供尸检报告为由,判定“仅由此表述无法判断其死亡过程,也无法分析医疗因素与患者死亡之间的因果关系。根据司法部《司法鉴定程序通则》第二十七条(三)、(四)款相关规定,我中心对本案鉴定委托作出终止鉴定处理。”鉴此,本案由于没有尸检报告及相关病历记录导致鉴定不能,根据相关法律规定,我方已经完成作为患者一方的举证责任,本案被终止鉴定,完全是由于医方的过错导致,故应由医方承担鉴定不能的不利法律后果,承担完全的赔偿责任。

综上,被告有义务及时向原告告知尸检事项及风险,以便患者家属及时作出是否尸检的决定。现因没有尸检导致无法查明死因,并致使无法通过医疗过错鉴定程序认定医疗行为与损害结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及医疗机构有无过错,被告依法应当承担不利的法律后果,即过错责任和侵权赔偿责任。

无论被告如何辩解、隐瞒,都不能改变被告医院在患者诊疗期间的监护严重不当、化疗时药物用量过度、未及时诊治等一系列侵权事实。如果患者能够得到全面、及时的诊疗和正常的监护,患者就不会过早死亡,悲剧就不会发生,患者的生命也会延续。正是由于被告的过错行为,致使患者过早死亡,使原告陷入巨大的悲痛,至今仍无法平息。为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特请求贵院依法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

 

此致

霸州市人民法院    

                                    北京市鑫诺律师事务所律师二〇一四年九月十五日

 

附:

1.卫生部医政司关于推荐使用《医疗知情同意书》的函及附《尸体解剖告知书》

2.卫生部关于印发《医院管理评价指南(2008)版)》的通知

3.《传染病病人或疑似传染病病人尸体解剖查验规定》

4.《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医疗损害赔偿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指导意见(试行)》

5.《医疗过错司法鉴定环节的代理意见》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