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案例 >> 文章正文
医患纠纷发生的比例为什么逐年增多?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医疗纠纷案件频发,数量逐年增多,较大医院医疗纠纷甚至达到上百件,甚至每天都有发生。

 由于专业性强,医患纠纷责任很难加以区分,医疗责任难以确定,如果通过医学会来进行医疗事故鉴定,往往随机抽取医生,不告知医生的姓名以及工作单位,鉴定书医生也不署名,鉴定往往有可能是轮流坐庄,今天你鉴定我,明天我鉴定你,很难保证公正性,有的患者认为医学会和医院就是父子关系,很多鉴定医生和涉事医院关系紧密。鉴定医生和涉事医生有可能是同校、同学或者朋友,或者间接通过朋友能进行联系。而医学会以为的鉴定机构在进行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时,往往也聘请相关科室的专家参与会诊、讨论,他们也会影响鉴定结论,导致鉴定结论的出具也不能摆脱临床医生的操作和参与。而且,医方也往往认为司法鉴定机构中的鉴定人不专业,对其鉴定结论嗤之以鼻,或者是自认为比他们精通,写的结论高度不认可。也往往会双方都不认可这样的鉴定结论。

医患纠纷社会危害性大,容易造成恶劣影响。医患纠纷的处理一般也无章可循、缺乏规定靠操作的原则、责任不宜认定、赔偿有弹性,医方一般会有“息事宁人”的心态和患方“不闹不赔,小闹小赔,大闹大赔”的心理和意识或者说是误区,即使发生医疗事故或者是医疗过错,医方也有以补偿代替责任的赔偿,签订文书也不会明确是赔偿,更会强调是人道主义补偿,相应的数额会有递增的情况和封口的性质,目前从医环境恶劣,医患双方对立情绪较大,医生和患者互相防范,过度检查频繁,治疗措施相对保守,推诿病人的现象时有发生,医生还有选择性的去挑选病人。

医患纠纷转换成治安事件和刑事案件时有发生,甚至导致很多恶性案件的发生,杀医伤医案件不时充斥报端,患方由于受医疗难以维权误区的引导,往往不通过正当途径来解决问题,往往剑走偏锋,容易走极端,医方往往处理此类事情束手无策,牵涉大量的精力,公安机关处理此事时,也往往难以把握尺度,专业性强,无法给双方以协调,等到构成刑事犯罪时,再处理已经晚矣。单纯的靠打压有时很难解决问题。

  医疗纠纷的协商容易缺乏公正、客观性、科学性、权威性。发生了医疗事故可以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或者诉讼到法院按照医疗过错来进行处理,而任何纠纷或争议未经鉴定程序的确定,都不应称为医疗事故,理论上不能把《条例》作为处理依据。目前,医方基于各种考量大量的医疗纠纷都通过协商来解决,由于协商方式不能对纠纷进行定性,完全是一笔糊涂账,患方往往将某些正常存在的合并症、不能避免的并发症或医疗意外认定是医疗事故或医疗伤害,不接受医方的分析解释。也有的明显的构成医疗事故或者是严重医疗差错的纠纷,由于医方给予患者太多的经济补偿,医方的责任不再追究,事情就变得不了了之。 

  医疗机构在纠纷中的合法权利受到限制。医患双方在纠纷解决过程中都可以对途径进行选择。医院在纠纷处理难的情况下,难以辨别责任的前提下,希望能够通过诉讼来解决医患纠纷争议问题,在诉讼中通过医疗事故鉴定或者医疗过错司法鉴定来明确责任,但是患者方考虑办案周期长,诉讼费用,鉴定费用的考虑,一般很少考虑此正当途径,这就导致了医院也没有办法明晰责任,也没有做好教训及总结。医患双方都很难主张自己的正当权利。

   化解欠合力,对接不紧密。目前尚未形成合力化解医患纠纷的有效机制,处置医患纠纷的“预防和宣传教育机制、处理突发医患纠纷的预警机制,鉴定机制、调处机制、理赔机制”五大机制缺一不可,而且应当相互衔接和紧密配合,但现实情况是鉴定机制和调处机制相对完善和成熟,其它机制建设尚未在医患纠纷中发挥更大作用,更没有建成一个统一组织和实施处置医患纠纷的专门机构和平台。使医患纠纷一条龙处理,更便捷,更方便。也便于患者选择处理选择这种方式。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