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案例 >> 文章正文
徐某某诉某某某医院等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重庆市黔江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1)黔法民初字第00319号


  原告徐某某。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某某某医院,地址:某某某某某。
  法定代表人某某某。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助理,特别代理。
  被告某某某有限公司,地址:某某某某某。
  法定代表人某某某,该公司经理。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张某某。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代理。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某某某有限公司。
  法定代表人某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特别代理。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被告任某某。
  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律师,一般代理。
  原告徐某某与被告某某某医院(以下简称某某某)、某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某某)、张某某、某某某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医药公司)、任某某医疗事故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于2011年3月28日立案受理后,于2011年6月9日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某某,被告某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被告某某某委托代理人某某某,被告张某某委托代理人某某某,被告医药公司委托代理人某某某,被告任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李科到庭参加诉讼,庭审中,原告申请鉴定,后将该案移送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进行鉴定。2011年7月5日因本案涉及另案的结果而中止审理。本案分别于2012年8月1日、2012年8月22日继续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徐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被告某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被告某某某委托代理人某某某,被告张某某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被告医药公司委托代理人某某某,被告任某某及委托代理人某某某、某某某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10年12月11日早上,原告之女徐国翠因脚痛,原告就到“志诚药房”咨询其脚痛的情况,“志诚药房”便给徐国翠开了消炎药回家服用。12日早上,原告将其女徐国翠带到“某某某”检查,随后在“天圣药房”买了两副中药服用,同时开了外用药。到第二天早上徐国翠感到咳嗽,原告便带到“志诚药房”去检查,“志诚药房”给徐国翠检查后,便给徐国翠打针输液,输完液后又打了一小针便回家,途中徐国翠感到脚软无力,原告将其女徐国翠背回家,回家后徐国翠上厕所蹲下就站不起来了,原告急忙将徐国翠送到“某某某”进行抢救无效死亡。故向法院起诉要求五被告按过错责任大小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314980元,丧葬费15482元,医疗费620元,差旅费500元,鉴定费11000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共计372582元。2012年8月1日开庭时,原告将原诉讼请求变更为死亡赔偿金404994元,丧葬费20021元,尸体检验费11000元,鉴定费6000元,黔江殡仪馆停尸费4795元,棺材、寿衣费3000元,尸体运输费1000元,交通费、食宿费1000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医疗费620元。
  原告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2010年12月12日,张某某雇请的医生陶钦发给徐国翠开的重庆市黔江区合作医疗处方笺。
  2、证号为渝CB0030115《药品经营许可证》,企业负责人张某某,企业名称某某某有限公司下坝连锁店。
  3、证号为渝CB0300163的《药品经营许可证》,企业负责人任某某,企业名称为某某某有限公司志诚大药房成祥门市部。
  4、某某某有限公司组织机构代码证,公司基本情况,企业法人营业执照。
  5、2010年12月13日,任某某给徐国翠开的重庆市黔江区合作医疗处方笺。
  6、张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
  7、任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
  8、某某某医院病历印复件。
  9、徐国翠在某某某医院的住院证复印件。
  10、某某某医院给徐国翠的诊断证明书的复印件。
  11、徐国翠的死亡记录复印件。
  12、徐国翠死亡证明书复印件。
  13、徐国翠在某某某医院放射科CT诊断报告单复印件。
  14、徐国翠在某某某医院检验报告单复印件。
  15、徐国翠在某某某医院住院病人费用明细清单复印件。
  16、尸检费用发票,金额11000元。
  17、秦忠国收取徐某某支付的寿衣、棺材收据,金额3000元。
  18、秦忠国收取徐某某运尸费1000元。
  19、黔江区殡葬费用4795无。
  20、医疗过错鉴定发票,金额6000元。
  21、重庆市法医学会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
  22、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
  23、徐某某身份证复印件和徐某某常住人口登记表。
  被告某某某辩称:原告徐某某将其女送到某某某进行检查和抢救是事实,但某某某在医疗过程中不存在过错,请法院驳回原告要求某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某某某为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徐国翠在某某某医院病历一套原件。
  2、徐某某与某某某医院和解协议书。
  3、徐某某收取某某某医院现金收条,金额为12000元及徐某某身份证复印件。
  被告某某某辩称:某某某与张某某之间存在管理与被告理关系,张某某的行为与长龙天圣天药房没有关系,如果要承担责任也是张某某承担,原告之女在张某某处开中药是事实,徐国翠之死是其自身超过敏体质和任某某违法用药规则所造成,所以与某某某无关不承担责任。请法院驳回原告要求某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某某某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某某某有限公司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复印件。
  2、某某某有限公司药品经营许可证复印件。
  被告张某某辩称:徐国翠只是在我门市部买了两副中药,是否服用不清楚,加之经鉴定陶钦发开的中药中未查出用药配禁忌的过错,故请法院驳回原告要求张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张某某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张某某的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
  2、张某某的药品经营许可证复印件。
  3、2010年12月12日,张某某雇请的陶钦发给徐国翠开的重庆市黔江区合作医疗处方笺二张复印件。
  被告医药公司辩称:1、被告任某某与医药公司只是加盟关系,任某某是独立的人体工商户,违法行为所造成的损失应由任某某自行承担。2、原告主张的停尸费、棺材、寿衣费、尸体运输费不应承担,重复计算,精神抚慰金过高。3、医药公司不具备诊疗资格,不是适格主张。综上,请法院驳回原告要求医药公司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医药公司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志诚大药房药品零售加盟店经营协议书证据。
  被告任某某辩称:1、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意见书不具有合法、客观性。首先,因为徐某某在某某某是放弃尸检的,后单方委托尸检,真实性存在异议。其次,尸检意见书不具有合法性,因为尸检应在死亡后48小时或有冻存条件的可以延长至7天,而徐国翠的尸检是死亡后11天才委托鉴定的。第三,该司法鉴定意见未结合死者生前病史或何种药物中毒导致患者死亡的。第四、法医学会的鉴定将某某某明显矛盾的病历记录作为认定病情和死亡依据是错误的。第五、该鉴定是单方委托,鉴定意见书也没有给任某某送达,剥夺任某某重新鉴定的权利,故该鉴定不具有客观真实性。2、重庆西南医院司法鉴定所司法鉴定意见书鉴定意见不具有合法,客观真实性。首先,西南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采信前一个法医学会的鉴定意见作出的鉴定意见,前已所述。其次,西南司法鉴定意见书认定“徐国翠脚伤在志诚药房购买消炎药服用”,没有证据支持。第三,根据送鉴材料徐国翠因“外伤后全身皮肤瘀斑1天”,而西南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认定“患者用药结束后约5个小时出现全身皮肤瘀斑”与事实不符,西南司法鉴定所鉴定意见书认为任某某在治疗徐国翠过程中存在过错是错误的。第四,某某某、天圣大药房、志诚药房均用药并且某某某已大量用药,故没有证据证明志诚药房用药致徐国翠死亡的唯一用药的证据。第五,某某某病历记录与事实矛盾的。3、任某某的医疗行为与徐国翠死亡结果没有因果关系。首先,徐国翠2010年12月12日在某某某进行检查时,要求徐国翠住院,原告拒绝。其次,原告存在延误治疗,并且在徐国翠死亡后原告不要求作出尸检。并且任某某已尽到了注意义务,在徐国翠病情严重的情况下,劝原告到大医院进行治疗,原告坚持在任某某处进行渝液,任某某也没有违反禁止性用药规定,同样的病例、感冒没有导致死亡的结果发生。第三、徐国翠在志诚药房用药完后没有任何不良反应,入住某某某也大量用药,之前天圣大药房也时显用药过大,即使徐国翠是药物过敏导致死亡,也不排除某某某和天圣大药房过量用药。第四、本案无证据证明徐国翠死亡是药物中毒所致,故请法院驳回原告要求被告任某某承担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
  被告任某某为了证明自己的主张提供如下证据:
  1、任某某的身份证复印件。
  2、任某某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复印件。
  3、任某某药品经营许可证复印件。
  4、任某某食品卫生许可证复印件。
  5、任某某在湖北省人事厅颁发的专业技术职务资格证书复印件。
  6、任某某在重庆市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颁发的医药药品营业员资格证复印件。
  7、任某某毕业证书,专业药剂学管理复印件。
  8、2010年12月13日任某某给徐国翠开的处方笺复印件。
  9、任某某的陈述。
  本案结合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和当庭陈述,查明如下事实,2010年12月10日徐国翠在校脚摔伤,2010年12月11日早上,其父徐某某到任某某开设的黔江区志诚大药房成祥门市部(以下简称志诚药房)购买了治脚痛的消炎药,回家后交给徐国翠服用。12日早上,见徐国翠没有好转,原告带其女徐国翠到“某某某”就诊,未见明显骨折,劝其住院观察治疗,原告拒绝住院治疗。随后到张某某所开设的某某某有限公司下坝连锁店(以下简称天圣药房)购买了两副中药回家服用,同时还开了部分外用药。13日早上,徐国翠在咳嗽,原告再次将徐国翠带到任某某开设的“志诚药房”去检查,检查后“志诚药房”给徐国翠打针输液,下午2点半左右,徐国翠输完液家人就将徐国翠背回家。19点40分左右,原告再次将徐国翠送到“某某某”进行救治,经医生诊断为“呼吸、心跳骤停;DIC?多器官功能受损;高钾血症;过敏反映?感染性休克?中毒性心肌炎?中毒性脑炎?脓毒血症?肺梗死?电解质紊乱?”,19点50分病情加重,立即送入重症医学科抢救治疗,20点50分死亡。徐国翠死亡后,医生将病情及治疗情况告知原告及家人,原告在重庆市某某某医院医患双方沟通记录签上“以上病情已知,同意上述死亡,原因及死亡诊断要求医院不尸检,一切后果自负”。徐国翠在某某某治疗期间共花去医药费2112.28元,除原告垫付500元外,某某某全部免收。2010年12月16日某某某与徐某某达成和解协议书,协议内容“由某某某一次性补偿徐某某12000元”,徐某某于当日领走。2010年12月24日某某某律师事务所委托重庆市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徐国翠的死因进行鉴定,同日下午14时至15时30分在重庆市黔江区殡仪馆进行解剖鉴定,鉴定结果为:徐国翠系超敏体质在药物毒性反下所致多脏器功能衰竭死亡。故原告向法院起诉要求五被告按过错责任大小赔偿原告死亡赔偿金314980元、丧葬费15482元、医疗费620元、差旅费500元、鉴定费11000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共计372582元。庭审中,原告向法院申请对五被告医疗行为过错进行鉴定。2011年6月9日经双方当事人摇号确定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为鉴定机构。2011年7月原告又起诉某某某解除和解协议,本案中止审理。2011年9月原告对某某某解除和解协议的请求予以撤回。2011年9月30日原告申请法院继续审理本案,本院通知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继续进行鉴定。2012年7月11日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作出司法鉴定意见书,结果为“一、未查见天圣药房中药处方中用药配伍禁忌的过错,但据现有材料不能判定天圣药房陶钦发是否存在无资质开具处方之过错。二、志诚药房存在将中药与西药混合使用,未尽到对儿童患者使用中药注射的注意义务之过错,该过错与被鉴定人徐国翠的死亡存在因果关系,为主要原因;据现有证据不能判定志诚药房是否存在无资质实施打针输液医疗行为以及任某某是否存在无资质开具处方之过错。三、未查见某某某医院对徐国翠的抢救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2012年8月1日开庭时,原告将原诉讼请求变更为死亡赔偿金404994元、丧葬费20021元、尸体检验费11000元、鉴定费6000元、黔江殡仪馆停尸费4795元、棺材、寿衣费3000元、尸体运输费1000元、交通费、食宿费1000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医疗费620元,共计482430元,并要求医药公司和任某某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某某某、某某某、张某某按法律规定判决承担责任。
  另查明,张某某开设某某某有限公司下坝连锁店与某某某有限公司系加盟关系。陶钦发系张某某雇请的开处方的医生,陶钦发未退休前是黔江区石会镇中心医院的中医师,退休后注销中医师资格证,现无中医师资格。
  任某某开设的黔江区志诚大药房成祥门市部与某某某有限公司系加盟关系。并签订《志诚大药房药品零售加盟店经营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1、任某某经济效益独立核算,自负盈亏。2、任某某不得非法行医,若因非法行医造成经济损失或其它法律责任,概由任某某负责”。经查,任某某无中医和西医师资格证。
  上述事实,有原、被告提供的证据及原、被告当庭陈述在案佐证,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一、重庆法医学会司法鉴定所对徐国翠的尸检结果及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对五被告的医疗行为过错鉴定结果是否合法、客观真实。本院认为,该案二份鉴定结论鉴定的主体资质合法、鉴定程序正当、鉴定结论的依据充分,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公正性,该鉴定结论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证据。二、五被告是否存在过错,由谁承担过错责任。根据重庆西南司法鉴定所对五被告的医疗行为过错鉴定结论看,其过错主要在于任某某。首先,因任某某将中药与西药混合使用,未尽到对儿童患者使用中药注射的注意义务之过错。其次,从主体上,志诚药房下坝连锁店是任某某自己开设的个体工商户,根据第41条规定,起字号的个体工商户,在民事诉讼中,应当以营业执照登记的户主为诉讼当事人……,责任主体为任某某。第三、对医药公司来说,任某某在经营志诚大药房成祥门市部时与医药公司签订了《志诚大药房药品零售加盟店经营协议书》,协议书中约定“1、任某某经济效益独立核算,自负盈亏。2、任某某不得非法行医,若因非法行医造成经济损失或其它法律责任,概由任某某负责”。故任某某应承担中药与西药混合使用,未尽到对儿童患者使用中药注射的注意义务的主要责任。作为原告主张任某某与医药公司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诉讼请求,本院不予支持。第四、关于某某某责任问题,某某某经西南司法鉴定所鉴定结论:“未查见某某某医院对徐国翠的抢救治疗过程中存在过错”,故不承担责任。第五、对于某某某和张某某西南司法鉴定所鉴定结论:“未查见天圣药房中药处方中用药配伍禁忌的过错,但据现有材料不能判定天圣药房陶钦发是否存在无资质开具处方之过错”,作为某某某与张某某是加盟关系,不承担赔偿责任。对于张某某,虽然陶钦发是受张某某雇请,同时陶钦发没有中药师资质证,但其开出的中药没有造成严重后果,加之没有中医、西医资质证属于行政监督的范畴,不是民事调整的范围,所以作为雇主张某某对陶钦发的行为和张某某经营行为均不承担责任。综上,由被告任某某将中药与西药混合使用,未尽到对儿童患者使用中药注射的注意义务承担本次事故的主要责任,作为徐国翠本身系超敏体质,容易导致药物中毒,所以承担本次事故次要责任,综合全案比例按7:3比较适宜。三、赔偿标准。根据第三十五条规定:上一年度,是指一审法庭辩论终结时的上一年度。原告主张死亡赔偿金404994元,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确认;对于丧葬费原告主张20021元,同时原告又主张徐国翠死亡后在黔江殡仪馆停尸费4795元,支付的棺材、寿衣费3000元、尸体运输费1000元。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七第的规定,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对于丧葬费本院不能重复计算,只能按法律规定予以支持,计20021元。鉴定费6000元是在诉讼过程中产生的,被告任某某应当承担支付责任。对于交通费、食宿费1000元,因原告没有提供证据加以证明,本院只能酌情考虑500元。对于尸体检验费11000元属于原告举证范畴,该费用应由原告本人承担。对于医疗费620元,原告认为某某某在抢救徐国翠时预交的500元,某某某应当予以返还,原告这一观点,本院不予支持,以上费用共计431515元,按3:7比例,原告自己承担129454.5元,被告任某某承担302060.5元。精神损失费30000元,徐国翠死亡后使原告在精神上遭受严重的痛苦,本院酌情考虑15000元。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九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确定民事侵权精神损害赔偿责任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由被告任某某赔偿原告徐某某的死亡赔偿金、丧葬费、交通费、鉴定费、精神抚慰金共计317060.5元。
  二、驳回徐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案件受理费2260元(原告已预交),由被告任某某承担2260元。
  如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四中级人民法院。同时,直接向该院预交上诉费用(金额与一审同)。递交上诉状后上诉期满七日内仍未预交诉讼费用,又不提出缓交申请的,按自动撤回上诉处理。
  双方当事人在法定上诉期内均未提出上诉或仅有一方上诉后又撤回的,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当事人应自觉履行判决的全部义务,一方不履行的,自本判决内容生效后,权利人可以向本院申请强制执行。申请执行的期限为二年,该期间从法律文书规定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规定分期履行的,从规定的每次履行期间的最后一日起计算;法律文书未规定履行期间的,从法律文书生效之日起计算。
审 判 长   王 敏
人民陪审员   刘维声
人民陪审员   王银春
二0一二年八月二十六日
书 记 员   姚 恩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