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案例 >> 文章正文
黄某某与蓝山县某某医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上诉案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3)永中法民二终字第63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黄某某。
  法定代理人黄某姣。
  委托代理人陈某某。
  上诉人(原审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
  法定代表人李某某。
  委托代理人黄某一。
  委托代理人李某松。
  上诉人黄某某与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医疗损害赔偿责任纠纷一案,湖南省蓝山县人民法院于二○一三年一月二十九日作出(2011)蓝法民一初字第6号民事判决,黄某某与蓝山县某某医院均对该判决不服,向本院提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3年4月1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上诉人黄某某及其法定代理人黄某姣、委托代理人陈某某,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的委托代理人黄某一、李某松到庭参加诉讼。经双方申请庭外和解两个月,本院予以准许。经院长批准,本案延长审理期限两个月。
  原审查明,2009年1月12日,原告之母黄某姣在广东省妇幼保健院作了二维B超检查,检查结果为:“宫内妊娠,单活胎;脐带绕颈2周;胎儿超声四项生物物理评分总分:8分;建议定期复查”。2009年6月2日,原告之母黄某姣通过其姐黄某明找到被告妇产科医师梁某某(其姐黄某明同学)并将在广州市的B超检查报告单给梁某某看了,梁某某认为是正常的,但没将报告单交给B超医师周某某。周某某经过检查,出具了B超正常的报告单。6月9日18时原告之母黄某姣在黄某明、黄某金陪同下至蓝山县某某医院住院待产,当时各项产前检查均属正常,但未作B超复查。黄某姣当晚10时进入产房,11时,产下原告。生产过程中婴儿脐带绕颈,导致原告造成损害。黄某姣于2009年6月11日出院。2009年6月10日4时15分,黄某琴带原告到郴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治疗至6月11日出院。2009年12月29日原告至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治疗,2010年1月8日出院。事后,黄某姣以要出生证为由要求被告方复印病历,被告提供了11页复印件给黄某姣。黄某姣于2010年5月27日在律师和永州市公证处公证人员陪同,在蓝山县医患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王发保的协助下,与被告达成了复印和封存病历和委托市公安局对“新生儿出生记录”中原告之母黄某姣的指纹作对比鉴定的调解协议。由于市公安局只接受司法机关的委托而不对外营业,笔迹鉴定没能作成。2010年7月1日湖南湘永律师事务所委托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于2010年8月2日作出(2010)临鉴字第953号结论为:脑性瘫痪,肌力3级,DQ29,评定为二级伤残。2011年7月29日蓝山县人民法院委托湖南省龙人司法鉴定中心对蓝山县某某医院提供的《新生儿出生记录上》黄某姣的指印进行鉴定,2011年8月1日湖南省龙人司法鉴定中心作出湘龙司鉴中心[2011]痕鉴字第814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该指印不是黄某姣手指捺印形成的鉴定意见,此次鉴定机构收费5,000元,系原告承担。2011年11月28日蓝山县人民法院委托湘雅二医院鉴定中心对黄某某评估后期治疗费用、护理依赖程度进行鉴定。2011年12月26日湘雅二医院鉴定中心作出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1]临鉴字第177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被鉴定人黄某某患脑瘫,需行运动、康复及智力、语言培训等治疗3-4年,所需费用每年约5万元左右,其存在完全护理依赖。此次鉴定中心收费900元,鉴定开支及其他费用1,646.5元,共计2,546.5元,由原告黄某某承担。2012年2月21日,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提出对蓝山县某某医院在黄某姣分娩过程中医疗行为是否存在过错及与黄某某脑瘫是否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进行司法鉴定。原告黄某某对该申请提出反对意见:1、因被告不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和《侵权责任法》的要求复印全部客观病历给原告而引发[2010]永鉴保字第048号公证书,开庭后经法院委托,湘龙司鉴中心(2011)痕鉴字第814号已确定被告伪造了原告母亲的指纹;2、被告应证明其他病历真实性后才能进行医疗鉴定,本案中患方“合理怀疑“未经本人及亲戚签字认可的科主任查房记录、待产记录、产程图、分娩记录、阴道助产手术记录、新生儿出生记录、婴儿记录、母乳喂养记录单、新生儿护理记录、长期医嘱单、临时医嘱单和三测单等病历资料均系事后伪造;3、被告对无过错和因果关系已举证不能,原告不认可病历的真实性而法院委托鉴定的,鉴定机构不应受理,即便受理作出鉴定的,也是无效鉴定;4、本案不存在技术问题,只存在法律问题。因原告的反对,导致医院是否存在过错的鉴定无法进行。2012年11月9日,经双方当事人协商达成协议,同意选择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进行鉴定。2012年12月25日,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提出其意见:患方认为提供的病历资料不真实,本中心无鉴定依据,无法进行鉴定,决定中止本次鉴定。此次鉴定开支2,315元,由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
  另查明:原告在蓝山县某某医院医药费1,435.96元、郴州市儿童医院医药费21,309.9元、郴州苏仙岭区妇幼保健院118元、湘雅二医院70元、广州市儿童医院9,445.97元、广州佳和门诊210元;实际开支车费为3,883.5元。
  再查明,原告黄某某,系非农户口。
  原判认为,现存病历中除新生儿记录上的指纹不是黄某姣所盖,还未发现其他证据有伪造、涂改嫌疑,从现有证据来看,医院提供的证据有瑕疵,导致对方不认可病历,无法进行过错鉴定,医院应承担主要责任。法律适用上,原告认为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推定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全部责任。被告认为适用《医疗事故处理条例》。该院认为,虽然事故发生在2009年6月,侵权责任法是2010年7月1日起施行,最高人民法院对《侵权责任法》的溯及力作出了解释,其中第二条:“侵权行为发生在侵权责任法施行前,但损害后果出现在侵权责任法施行后的民事纠纷案件,适用侵权责任法的规定”,根据这一规定,本案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原告认为应按《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规定推定被告承担全部责任,被告认为原告拒绝进行过错鉴定,应承担主要责任。该院认为,原告黄某姣在怀孕期间,脐带绕颈,属其自身身体原因,应负次要责任,本案双方均存在过错,不适用侵权法第五十八条,考虑原、被告的过错程度、责任大小,酌定原、被告以按4:6的比例承担责任。
  赔偿损失项目的计算:1、后续治疗费,依据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2011]临鉴字第1773号司法鉴定意见书:被鉴定人黄某某患脑瘫,需行运动、康复及智力、语言培训等治疗3-4年,所需费用每年约5万元左右,其存在完全护理依赖,据此,该院确定为20万元;2、医疗费,经该院核实原告在蓝山县某某医院医药费1,435.96元、郴州市儿童医院医药费21,309.9元、郴州苏仙岭区妇幼保健院118元、湘雅二医院70元、广州市儿童医院9,445.97元、广州佳和门诊210元,其中蓝山中心医院治疗的1,435.97元,属原生产费用,故不予赔偿,其他医疗费31,153.86元,予以支持;3、护理费,原告提出护理费13,403×20年=268,068元,未超过法律的规定,该院予以支持;4、交通费,原告提供车费30项开支计4,720.5元,对第5、8、14、21、23、28、30项的开支,不属于原告治疗范围,共计837元,不能计入赔偿项目,其实际开支车费为3,883.5元。5、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告提出12元×156天=1,872元,该院通过审核,原告实际住院12天,应按12×12=244元;6、营养费,原告提出5,000元符合法律规定,该院予以支持;7、残疾赔偿金,原告提出18,844无×20×0.9元=339,192元;依据湘雅二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于2010年8月2日作出(2010)临鉴字第953号结论为:脑性瘫痪,肌力3级,DQ29,评定为二级伤残,原告已构成了二级伤残,因本案法庭辩论终结在2012年2月21日,故该院按《2012湖南省道路交通事故计算标准》计算,即16,565.7×20×0.9元=298,182.6元;以上合计806,532元,按责任划分,被告承担483,91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该院酌定20,000元;鉴定费用:2010年8月2日鉴定费700元;2011年8月1日指纹鉴定5,000元;2011年12月26日鉴定费900元,鉴定开支及其他费用1,646.5元,共计2,546.5元;2012年12月25日鉴定费用2,315元(蓝山县某某医院开支),以上共计鉴定费用10,561.5元,其中黄某姣开支8,246.5元,蓝山县某某医院开支2,315元。以上鉴定费由被告蓝山县中心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之规定,判决:一、由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赔偿原告黄某某治疗费、医疗费、护理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残疾赔偿金,共计483,919元;二、由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赔偿原告黄某某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0元;三、鉴定费10,561.5元,由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减去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已支出的2,315元,还应给付原告8,246.5元。以上款项限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15日内给付。案件受理费12,821元,由原告黄某某承担5,128元,被告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7,693元。
  宣判后,黄某某、蓝山县某某医院均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上诉人黄某某上诉请求:1、判决蓝山县某某医院赔偿907,415.86元(后续治疗费:200,000元,医疗费31,153.86元,护理费268,068元,交通费3,883.5元,住院伙食补助费1,872元,营养费5,000元,残疾赔偿金339,192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0,鉴定费8,246.5元,共计907,415.86元);2、一、二审诉讼费用由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其主要的上诉理由为:1、原判认定“未发现其他证据有伪造、涂改嫌疑”有失公正,蓝山县某某医院应通过鉴定证明其他病历是当班医务人员在法定时间内完成,否则只能推定所有病历为不真实,不能作为过错鉴定的依据。2、上诉人黄某某一方无过错,虽胎儿脐带绕颈,属自身身体原因,但因医生在知情的情况下没有引起重视,未采取B超复查,也未采取剖腹产的方式来避免脑瘫,过错方完全在蓝山县某某医院一方。3、一审适用法律不当,原判没有适用侵权责任法五十八条是错误的,蓝山县某某医院的病历不真实,无法进行过错和因果关系鉴定,应推定医方负全部责任。4、残疾赔偿金应适用18,844元/年的标准;住院时间实为156天,应按此天数计算住院伙食补助费;原判认定的精神抚慰金过低。
  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的上诉请求:撤销原判,改判蓝山县某某医院不承担赔偿514,480.5元的责任;案件诉讼费由黄某某承担。其主要上诉理由为:1、胎儿是否脐带绕颈是变化的,2009年6月2日的B超检查结果并未诊断错误,也没有漏诊,医方的诊疗行为完全按医疗操作规程进行,没有不当之处,一审法院以“未做B超复查”和黄某姣指印不符为由,推定医方有过错,于法无据。2、蓝山县某某医院的病历客观、公正,应作为定案依据,据此进行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及医疗行为与患者脑瘫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的司法鉴定。3、原判认定伤残等级适用《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等级》是错误的,应适用《人身损害评残标准》;后续治疗费尚未发生,应以实际发生的费用为依据;护理费计算为20年缺乏事实依据;营养费等费用认定不当。
  二审期间,双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
  除了上诉人黄某某的出生时间,本案二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与一审查明的事实和证据一致,本院对一审查明的事实予以确认。另查明,病历《分娩记录》记录“产程开始:6月9日14时,分娩总时:10小时10分钟(第一产程9小时20分钟,第二产程40分钟,第三产程10分钟),婴儿娩出时间:6月9日23:00,胎盘娩出时间:23:10”;《新生儿出生记录》记录“出生日期:2009年6月9日23:00时”;《产程图》记录产程开始于13:50,于23:00产下苍白窒息男婴;《临时医嘱单》记录“6月10日24:00(双方当事人均认可此处实为6月10日0时),临时医嘱难产接生,会阴侧切……”。对于上述病历记录,上诉人黄某某认为各病历出生时间记录上的矛盾系医方故意造假所致,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则称产程总时长实为9小时10分钟,应以产程图为准,《分娩记录》上的分娩总时及第一产程的时间系医生记录时计算错误,并非刻意造假,病历上记录的出生时间均相互吻合。
  在二审审理期间,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向本院提出申请,申请进行该院在黄某姣分娩过程中的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及医疗行为与黄某某损害后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的司法鉴定。经本院准许,本案进入鉴定程序,双方共同选定的鉴定机构广西金桂司法鉴定中心,以患方认为病历记录存在虚假内容,无法依据病历资料进行鉴定,不予受理。
  本院认为,(一)、在医疗损害责任纠纷案件中,医院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及医疗行为与患者损害后果之间是否有因果关系需要司法鉴定结论予以证明,但本案中患者认为病历记录存在虚假内容,故司法鉴定机构以无法依据病历资料进行鉴定而不予受理。经本院审查,病历《分娩记录》记录的分娩总时为10小时10分钟,而产程开始为6月9日14时,则婴儿应在6月10日0时左右娩出,但该病历上记录婴儿娩出时间为6月9日23:00,确实存在前后矛盾之处;根据《临时医嘱单》的记录,医生于6月10日0时医嘱难产接生和会阴侧切,而《分娩记录》、产程图上记录的婴儿6月9日23:00娩出,亦相互矛盾。虽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辩称上述矛盾系医生补记病历时记录错误,本院认为该理由较为牵强,不合常理,不予采纳。此外,《新生儿出生记录》上的母亲手印非黄某姣本人的指印,已有鉴定结论予以证实。综上,蓝山县某某医院提供的病历确有瑕疵,致使无法通过病历确定其医疗行为,是难以作出司法鉴定结论的主要原因。
  基于上述情况,且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确有伪造《新生儿出生记录》上母亲手印的行为存在,根据《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八条的规定,患者有损害,医疗机构有伪造、篡改或者销毁病历资料的情形,推定医疗机构有过错,可推定蓝山县某某医院在黄某姣分娩过程中的医疗行为存在过错。但是,引发黄某某脑瘫的原因还与其母黄某姣怀孕期间胎儿脐带绕颈等身体因素有关,也与其自身身体因素有关,因此,不能认定黄某某脑瘫的损害后果完全由蓝山县某某医院的医疗行为造成。一审法院根据医方的过错和患方自身因素对损害后果的影响程度,综合本案的实际情况,酌定由蓝山县某某医院对黄某某的损害后果承担60%的赔偿责任,黄某某自负40%的责任,较为合理,本院予以维持。双方当事人上诉提出的划分责任的理由,均不能成立,本院不予采纳。
  (二)、针对双方当事人的上诉理由,本院对黄某某脑瘫产生的经济损失进行核算如下:1、医疗费31,153.86元,双方均无异议,本院予以确认。2、后续治疗费20万元,黄某某需进行智力、语言康复治疗符合常理,且有司法鉴定结论确定为必然发生的费用,本院予以支持。3、残疾赔偿金,关于伤残等级鉴定适用标准,蓝山县某某医院主张适用《人身损害评残标准》,但该标准并不存在,本院不予支持,黄某某提供的司法鉴定中所适用的《职工工伤与职业病致残程度鉴定标准》(GB/T
  16180-2006)系国家评定伤残的标准,故据此评定黄某某构成二级伤残,本院予以确定;关于伤残赔偿金适用标准,原判依据一审法庭辩论终结的时间,适用湖南省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项目计算标准(2011-2012)中16,565.7元/年的标准是正确的,本院予以维持,故残疾赔偿金确定为298,182.6元。4、护理费268,068元,黄某某经鉴定为二级伤残,完全护理依赖,原判根据其年龄、健康状况等因素确定二十年的护理期限,没有违反法律规定,本院予以维持。5、住院伙食补助,住院天数应以医院记录及医药费发票为准,黄某某称住院实际天数为156天,没有充分的证据,本院不予支持,原判认定住院伙食补助244元正确。6、营养费5,000元、交通费3,883.5元,原判认定合理,本院予以维持。综上,各项经济损失共计806,532元。根据上述责任划分比例,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应承担483,919元。精神损害抚慰金方面,原判认定为20,000元,综合考虑了黄某某损伤程度、双方过错大小等实际情况,较为合理,本院予以维持。上诉人黄某某提出精神损害抚慰金认定过低的理由,本院不予支持。另本案鉴定费用共计10,561.5元,其中黄某某实际开支8,246.5元,蓝山县某某医院实际开支2,315元,双方均无异议,根据鉴定结论及本案实际情况,本院确定鉴定费用10,561.5元由蓝山县某某医院承担。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五十四条、第五十八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第十八条、第二十一条、第二十二条、第二十三条、第二十四条、第二十五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12,874元,由上诉人黄某某负担5,874元,上诉人蓝山县某某医院负担7,000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乔 晋 楠
      审 判 员 黄  素
      审 判 员 黄  勇
      二○一三年十一月十二日
      代理书记员 杨 红 英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两根肋骨骨折是否构成伤..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刑事案件中司法鉴定的申..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