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 首页 >> 医疗新闻 >> 文章正文
谁打破了他的头盖骨?
阅读选项: 自动滚屏[左键停止]
作者:  来源:  阅读:

3年前,李春祥在石林被人打伤颅脑,构成重伤,如今,头骨被去掉了一大块。当年他还在医院接受抢救时,这起故意伤害案已经开庭审理,一名被告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然而,此案非但未因判决画上句号,却让李春祥四处上访。他说:本案被告只是一个“顶包”之人,“真凶”是当地大老板张木;而开庭审理更是在瞒着他的情况下进行的,导致他丧失了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索赔的权利。

受害者:没接到庭审通知

7月19日中午,一名瘦高身材、头戴布帽的中年男子来到报社。随手脱掉帽子,右侧额头上明显负过外伤,瘪痕的头顶暴露出来。他叫李春祥,今年41岁,家住昆明市官渡区关上街道办事处香条后村。2006年5月1日,他在石林县北大村乡路星村承包了3000多亩土地,投资一个鸿鑫生态农场,经营茶园、果园、鱼塘。2008年8月6日凌晨,他与员工赵经魁吃完宵夜后入住石林县蒙达尔酒店。李春祥说,当天,他忽然接到一位名叫张木的熟人的电话,称有重要的事面谈,请他独自到当地的体育场门口见面。他准时赴约,却惊异地发现,张木带着七八人手持棍棒和刀子站在体育场停车场入口。

“我很奇怪,喊了一声张木的名字,他转身就对着我的头狠狠打了一棒。”李春祥说,由于事先毫无防范,他当场就被打翻在地。张木朝身后的弟兄们吆喝了一声,其他人纷纷上前对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的他痛打一阵,致使头部、腹部以及浑身上下多处骨折和擦伤,当即昏过去。醒来时,发现自己躺在石林天奇医院的病床上,已经被下发了两次病危通知书。他说,事后得知,是张木用车将他送来医院救治,并垫付了包括日后的所有医疗费用。

同年8月13日,李春祥的伤经昆明法医院鉴定,发现珠网膜下腔、顶叶脑内均出血,顶骨、颅底均骨折、颅内积气;右上颌窦前、内侧壁骨折,右眼眶前、内侧壁内骨折、右上颌窦、筛窦积液;鼻骨骨折;右第十肋骨骨折……已构成重伤。

“你用手摸摸,我的头盖骨已经缺了一块,整个头看上去是瘪的,我不得不长期戴帽子。我与张木素无冤仇,他为何对我下此毒手?”根据李春祥的说法,张木在当地凭着长期经营无证煤矿赚了不少钱,财大气粗,想打谁就打谁,出了事总能摆平。此案发生后,石林县公安机关没将“真凶”张木缉拿归案,而是抓了一个自己从不认识、名叫毛路兴的人“顶包”,并由当地检察机关以故意伤害罪提起公诉。

2008年11月21日,石林县人民法院判决毛路兴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该份《刑事判决书》上,没有关于受害人是否索赔的内容。李春祥说,石林县法院审理毛路兴故意伤害他一案时,他还躺在医院。无任何人通知过他或者他的亲人,他有针对此案同时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基本权利。“难道我连主张人身损害赔偿的权利都被剥夺了吗?”

出院后,李春祥即开始多方上访,至今没得到相关部门正式答复。

“真凶”喊冤:我资产过亿怎会打人既然公检法机关均已认定毛路兴是打伤李春祥的人,为何李春祥却一口咬定打他的人是张木?记者电话联系上了自称在贵州开煤矿的张木。“这件事情发生之前,我从不认识李春祥,更没有任何过节,我是被冤枉的。你想想,像我这种资产过亿的人,谁愿意去干打人这样的事呀?”张木说,事发当天,在宜良县开铁矿的一位熟人带着驾驶员毛路兴与他在石林夜市上吃喝谈事,一名酒醉的中年男子忽然在夜市上冲他乱骂。事后方知,此人名叫李春祥。见对方酒醉,他没有跟对方较真。但之后,此人不知从哪里弄到他的电话打了过来,肆意侮辱他父母。甚至,李春祥还在电话中嚷着“你有本事就来见我”。

“我当时忍不下这口气,径直走到李春祥指定的地方去会他。”张木说,李忽然从黑暗中蹿出,上前撕扯其衣服,并用手机狠砸他几下。他的那位铁矿老板的司机毛路兴看不过去,上前打了李春祥几下,踢了几脚,李春祥当场摔倒在地,可能摔伤了头部。“我见他摔得不轻,立即让毛路兴开车将他送到石林天奇医院救治,我还打了110报警。”张木说,李春祥被送进医院后,他就没有理这件事了。

关于李春祥称张木支付所有医疗费用的事,张木予以否认, “绝对没有。”张木说,前几年,一辆大客车冲进石林湖,他当时来不及多想就一头扎进湖里救人,各大媒体曾报道过,“我是个好人。如果我真的做了那样的事,公安不抓我吗?”

法院回应

无明文规定必须通知受害人

近日,记者就李春祥所反映的情况前往石林县公检法机关进行调查核实。在石林县法院分管新闻宣传的副院长主持下,该院分管刑事案件的张副院长以及原李春祥案的承办人陈金平等相关人员接受了采访。“此案判决后,由于李春祥多渠道上访,我本人也写了若干份汇报材料。”石林县法院分管新闻宣传的副院长说。

毛路兴故意伤害李春祥一案审理前,法院是否告知了受害人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李春祥案的承办人陈金平法官说,由于李春祥当时还在住院治疗,他打电话给李春祥的妻子周昆玲,及时告知她,其丈夫在本案诉讼中享有的权利和义务。可周当时表示,只有让殴打李春祥的真凶张木作被告,他们才提起附带民事诉讼,如果是审毛路兴,他们就放弃。至于电话通知过的证据,陈法官说“没有”。

针对李春祥所说的“顶包”一事,陈金平说,如果发现有,将建议公诉机关撤诉,退回公安机关补充侦查,督促公安机关收集证据后重新起诉。“我们认为,当时审理中,如果检察机关指控张木致伤李春祥,就存在着证据不足的问题。也就是说,由于不能锁定张木致伤李春祥,所以,我们法院也不能对检察院作出撤回起诉的建议或决定。

副院长说,根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检察院起诉什么人,法院只能被动地审理什么人,而不能因为谁是犯罪嫌疑人就把谁抓来加入审判。李春祥既然怀疑打他的人还有别人,就该向公安机关报案,经公安机关侦查后,再由检察院就此提起公诉。“根据1998年9月8日最高法院《关于执行?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骍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4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刑事事件后,可以告知因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被害人等,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放弃诉讼权利的,应当准许。这里所讲的‘可以’,在法律上的理解是可以告知,也可以不告知。之所以这样规定,在我们看来还有个民事诉讼的问题,如果李春祥漏过了刑事附带民事诉讼,也可以单独就此案提起民事诉讼。”副院长说。

律师观点

书面告知受害者才有据可查

针对本案中法院究竟有没有责任告知受害人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问题,中国法学会会员、云南鑫近桥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刘爱国发表了他的看法。我国《刑事诉讼法》第77条规定:“被害人由于被告人的犯罪行为而遭受物质损失的,在刑事诉讼过程中,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最高法院《关于执行?骉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骍若干问题的解释》第84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刑事事件后,可以告知因犯罪行为遭受物质损失的被害人等,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放弃诉讼权利的,应当准许,并记录在案。”第90条规定:“在侦查、预审,审查起诉阶段,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向公安机关、人民检察院提出赔偿要求,已经记录在案的刑事案件起诉后,人民法院应当按附带民事诉讼事件受理……”

最高检察院《刑事诉讼规则》第253条规定:“询问被害人,应当告知其在审查起诉阶段所享有的诉讼权利,”根据上述法律和司法解释的规定,人民法院受理刑事案件后,应当告知被害人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有权提起附带民事诉讼的人放弃诉讼权利的,应当准许,并记录在案。就本案而言,人民法院虽说用电话告知,但提不出通话记录予以证实,这充分说明采用书面形式告知有据可查的合法性和重要性,同时,建议被害人可以提出申请再审或者另外提起民事诉讼,这些都是有效的救助措施。

生活新报 记者 周晓晖

 

】【关闭窗口
 :: 站内搜索 ::
 
 :: 点击排行 ::
·手术未经患者签字医院应..
·疯狂的“过度医疗” 案..
·北京市医疗纠纷调解委员..
·如何更好的选择医疗纠纷..
·美容变毁容 维权官司分..
·增某某安装脑起搏器后死..
·谁打破了他的头盖骨?
·在做交通事故伤残等级鉴..
·2009年北京城镇居民人均..
·苏某某外伤后肺栓塞死亡
设为主页  |  收藏本站 | 友情链接 | 管理登录